退捕上岸渔民收获稳稳的幸福
2020-08-05

      4日早上7点半,家住下蜀镇阅江楼小区的徐忠付骑上电动车,前往江苏天工钛业有限公司上班。而在2019年底前,他还是个被称为“水上漂”的地地道道的渔民。用徐忠付自己的话说:从“水上漂”到“住洋楼”,他们一家收获了稳稳的幸福。

      在下蜀,还有45户与徐忠付一样退捕上岸的渔民。下蜀镇党委书记贾良旭说,下蜀积极贯彻长江大保护理念,实施长江禁捕,并同步启动渔民退捕上岸工作,努力做好退捕渔民的就业、创业及社会保障,让退捕上岸的渔民收获稳稳的幸福。

      从“水上漂”到“住洋楼”

      “我从小就跟父亲在江上打渔,一家人挤在一条小渔船上,遇到大风大浪,甚至有翻船的危险。”今年51岁的徐忠付说,2019年政府实施退捕上岸,让他和妻子及两个女儿住进了两套87平方米的“洋楼”。

      从“水上漂”到“住洋楼”,下蜀镇对退捕上岸的渔民给予政策倾斜。下蜀镇镇长徐明说,当时下蜀商品房2500多元1平方米,对退捕上岸渔民的安置价为380元1平方米,差额部分由政府补贴。另外,还给予60周岁以下退捕上岸渔民24个月的临时生活补助费。

      为保障退捕上岸持续推进,2019年10月下蜀成立渔民退捕工作领导小组,下设评估谈判、政策宣传、社会保障等7个工作组,稳妥推进渔民退捕工作。徐明说,通过逐户核查渔民家庭、渔船网具、船舶证书等情况,并分类召开渔民代表座谈会,广泛宣传生态环境保护政策,取得了广大渔民的理解支持。“2019年12月中旬,下蜀在镇江乃至全省率先全面平稳完成了全部46户渔民退捕协议签订和149条住家船、渔船回收拆解工作。”        

      今年1月1日起,长江实施10年禁渔计划,下蜀镇同步跟进,在通江河道沿线设立了26个监控探头,并与公安联网,同时组织网格员每天专项巡查,实时监控长江沿线禁捕工作落实情况,严厉打击偷捕及破坏沿线绿化行为。

      从渔民到工人

      上午8点,徐忠付来到天工钛业扎工车间上岗生产,他已成为一名熟练工人,“每月工资收入5000多元,离家近,特别是没有‘风里、雨里’的担忧,我很满足。”

      “下蜀是工业重镇,产业特色明显、基础设施完备,已成为句容经济发展的主阵地。”徐明说,下蜀现有规上企业26家,全国最大的水泥生产企业句容台泥水泥有限公司、国内最大的管桩生产企业江苏建华管桩有限公司等均落户下蜀,形成了新型建材、新材料、装备制造以及电力能源四大板块。“这些企业不仅推动下蜀经济良性发展,还吸纳了包括退捕上岸渔民在内的大量本地劳动力,带动村民共同富裕。”

      为解决渔民退捕后顾之忧,确保渔民退得出、稳得住、奔小康,春节前,下蜀镇就组织临港工业园区企业,举办退捕渔民专场招聘会,既解决企业用工需求,也解决退捕上岸渔民的就业问题。裕课村党总支书记梁德喜说,裕课村共有46户渔民83人,从事渔业生产的男60岁以下、女55岁以下37人,目前通过企业用工招聘、自主创业等绝大部分实现就业。

      从捕鱼到创业

      “龙虾,100斤,发货南京。”7月28日夜,承包50亩水面的闫成龙与往常一样向批发商供货。

今年46岁的闫成龙原来也是裕课村渔民,不满足在工厂拿“死工资”,今年3月承包了50亩水面,从事龙虾等水产养殖。“虽然我是渔民,捕鱼是拿手好戏,但养鱼还不是太在行,加之刚开始养殖,今年大约有10来万元的收入吧。”

      说到今后发展远景,闫成龙信心满满: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日益提高,对生活品质要求也同样提升,“2022年世界杯要到了,喝啤酒、吃龙虾、看世界杯,不要太爽噢。”

      与闫成龙的养殖龙虾不一样,杨春光利用对“鱼性”了解,开了个饭店。梁德喜说,退渔上岸的渔民有13人实现自主创业。

      与此同时,下蜀镇积极对接市人社部门,为上岸后的渔民提供更多的创业政策扶持以及创业、就业培训,全方位保障渔民上岸生活。

      从“捕到老”到领“退休金”

      “能为村庄整洁出一份力,我很开心。”7月24日上午,拥有船舶驾驶证、59岁的胡根唐正驾驶清淤船在便民河上清淤。让胡根唐更为开心的是,“明年,我就可以跟城里人一样领取退休工资了。”

      领取退休金让身为渔民的胡根唐曾经“想都不敢想”,退渔上岸圆了他的梦。胡根唐说,在渔民的眼里,只有工人、城里人才有退休工资一说,渔民哪敢想退休工资的事,都是养儿防老,活到老、捕到老。“明年退休后,我每个月可领到800多元退休金。”胡根唐开心地说。

      梁德喜说,根据政策,男、女60岁及以上退渔上岸的渔民每月都可领取退休金;男不足60岁、女不足55岁的,在交纳相应金额后,到龄可领取企业保险的退休金。     

 

潘海风 杨 婕